福彩3D助手

疫情中的人工智能企业正在经历什么?

2020-02-09 12:02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疫情中的人工智能企业正在经历什么?

佟越,一位人工智能行业的创业者,对朱啸虎的上述朋友圈颇有感触,他的公司正经历着“现金流之痛”。“去年我们找融资,对方压估值我们还可以硬气一点,现在公司有可能都会死掉,估值还有什么意义?得先活着才行。”
 
2020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更是让创业者“佟越们”在短期内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多位人工智能行业的创业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不仅表现在现金流方面,更多的可能是整个产业链上的连锁反应,但具体有多大还需要观望了解。如果能熬过去,从长期来看,人工智能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机会。
 
“你还能撑多久”
 
“一个月。”这是佟越在回答记者提问现金流还能撑多久时给出的答案。
 
这个问题同样在佟越的同行中流行。“疫情爆发前,大家都还在讨论中美贸易摩擦的事,突然有一天,话题就转变了,变成‘你还能撑都久?’了。”佟越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年后的扩招计划也暂停了。
 
记者从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的一项问卷调查中证实了佟越的说法。在这项针对会员企业复工难的问卷调查中,“企业现金流紧张,建议加大对企业贷款力度或组织贷款额度,加大金融支持。”在企业诉求中位于前列。
 
与佟越的公司一样,北京的卢深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的卢深市”)原计划在春节之后开展新一轮扩招计划,但疫情的爆发将其打了个措手不及,为保证公司账上现金流充足,扩招计划只能无暂停,何时重启还不知晓。
 
据佟越介绍,其公司主要资金来源包括经营所得、融资所得、政府扶持等。因为客户企业复工延迟,项目交付则可能延迟,如此,项目回款延迟,经营所得部分必受到影响。以前,公司在融资时,佟越最担心对方压估值,但当公司急需钱的时候,压一压估值又有什么关系?“得先活着才行。”
 
这一次的疫情爆发,留给“佟越们”的反应时间太短了。“我到现在还是懵的,我需要跟客户一个一个去沟通,看看大家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应对。”年前本应到的一笔货款还未到位,2月10日是公司的发薪日,为解决燃眉之急,佟越和公司其他几位股东自掏腰包凑了钱。
 
经过几天的焦虑后,佟越让自己平静下来。2月3日,公司恢复线上办公第一天,佟越组织大家开了动员大会,并在会后给每位员工打了电话鼓舞员工。
 
经过多天商讨,佟越和其他几位股东共同落实了公司“自救”计划:用最快的速度谈到贷款,金额越大越好。
 
节奏调至0.5倍速
 
此次疫情将的卢深市首席运营官杨斌的节奏从平时的2.0倍速调至0.5倍速。无论是从市场纬度,还是从公司内部工作推进维度,速度都降下来了。
 
鉴于此,的卢深市将2020年的工作重点做了调整:部分重点工作提前做,大部分计划项目往后延两个月,将经营目标下调10%-20%。
 
同样慢下来的还有深圳市识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识农”),作为一家农业病虫害防治及果园除草的人工智能企业,识农的业务目前聚焦于柑橘品类。近期,因为疫情,农户柑橘销售受到影响,如何留果、保鲜成为农户最大的烦恼,而这些烦恼也间接影响了识农的业绩。
 
以图片数据收集为例,识农需要派出员工前往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地的农户柑橘园拍摄图片,然后将图片进行标注,接下来交给算法团队进行训练,训练好以后交给程序员,最后才以产品的形式展现给客户。因为疫情的爆发,员工无法出差,工作从开头就要延后。“拍柑橘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是随便一个人拍就合格的,需要懂这方面的人去。”识农CEO谢秋发说。
 
“慢下来的这段时间反而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把内部很多事情理顺,我们在这两天的会议里也谈到了这些。”杨斌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恢复在线办公的这几日,公司将开源节流的措施落实在了细节处。
 
在公司成本控制上,暂停了招聘计划的的卢深市采取了内部调剂的办法,“将合适的人调到适合的岗位”。
 
隐藏的机会
 
尽管受疫情影响,复工延迟等因素可能造成相关产业链挑战,但多位受访者坦承,从中长期来看,相对于餐饮、消费等行业,人工智能行业的“机”将大于“危”。
 
以识农为例,其客户中99%属于C端用户,而这部分用户又以农村用户为主,对互联网的接受程度较低,推广线上服务很费劲。“我觉得经过这次之后,农户们体会到线上服务的便利性,以后我们推广的时候也会顺利很多。”谢秋发说。
 
杨斌与谢秋发持有相同的观点:从商业角度来讲,此次疫情会促进科技公司的订单量增加。“我们的业务有涉及公共安全领域的部分,包括人脸识别等,我想在这个事情之后,我们这部分业务产品的订单量会增加。”
 
深圳优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地科技”)、达观数据也认同了上述说法。
 
在发给记者的一份资料中,优地科技提到,公司的下游客户分为两类,酒店等消费需求场景,写字楼、医院等场景。在收到医院、酒店的需求后,公司想到可以通过机器人来实现“无接触配送”,这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减低疫情传播的风险,节省医疗人力资源投入。“从中长期来看,非接触式配送场景需求增加。”
 
“我们提供的是智能化的办公机器人,它能像人一样去阅读文档资料,完成日常的填写、核对、搜索等工作,提供一种无人化办公环境。这次疫情过后,大家应该会更重视无人化办公这块市场。”达观数据创始人陈运文说。
 
诉求
 
截至2月5日,为解中小企业疫情之痛,已经江苏、上海、北京、山东等地陆续推出一系列中小企业减负措施,涉及缓交社保、减免房租、贷款适当展期等多方面。
 
此外,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局日前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明确,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受疫情影响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在深圳市人工智能行业协会的调查中,企业提出的诉求及建议有将近20条,包括减免税收、予以科研经费支持、考虑无息贷款和款项补贴、拓宽融资渠道等等。
 
有人工智能行业的创业者表示,相关部门应该出台专门针对人工智能行业的相应补贴政策,比如:对于支持疫情工作的AI企业,有针对性给予科研经费的支持。
 
“我看各地也都出台了政策支持中小微企业,但这些措施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缓解遭受疫情冲击的中小微企业困境?具体细则和配套措施要落地也需要时间,我前几天还给南山政府部门打电话问有没有一些具体的细则出来,他们说暂时还没有。”佟越说。
 


上一篇:科技攻关,一线抗“疫”的“青岛力量”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